首页    学术交流    吴以岭:气络学说及其应用研究

吴以岭:气络学说及其应用研究

        气的双重属性即哲学之气和医学之气,而气的功能实现形式为气络。系统构建气络学说要研究气络病变发生发展规律、基本病理变化、临床证候类型、辨证治疗和用药。明代张景岳有“百病皆生于气”之说,这是指广义上的气络病变,而气络学说的研究重点在探讨神经—内分泌—免疫三大系统疾病防治研究。

  气论哲学——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内涵

  “气”最早是中国哲学的核心概念,后来被中医学所运用。气络论是从三个层面来讨论“气”,即哲学之气,医学之气,和气的功能实现形式——气络。

  气论哲学是中华传统文化之核心内涵。爱因斯坦曾说:“哲学可以被认为是全部科学之母。”中华古代哲学思想核心是气一元论,用气的变化可以解释社会、人文、气候、自然等广泛领域的变化规律,而气论哲学向医学领域的延伸和应用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中医学是气论哲学指导下的医学理论体系,气与阴阳五行是气论哲学的核心思想。

  哲学之气的内涵是哲学属性,具有高包容性、高适用性、高普遍性,认为无所不在的气是一种哲学的概念。西汉董仲舒《春秋繁露·五行相生》言:“天地之气,合而为一,分为阴阳,判为四时,列为五行”,体现了气与阴阳、五行的关系。《庄子·知北游》中的“通天下一气耳” 体现了气一元论的本原论。《吕氏春秋·季春纪》曰:“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动也,形气亦然,形不动则精不流,精不流则气郁”体现出形气转化的恒动论。

  医学之气是指元气、宗气、营气、卫气、脏腑之气、经络之气。清代何梦瑶《医碥》曰:“名虽有三,气本无二。” 气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基于功能和循环部位的不同分成多种。元气是生命起源、生命动力,诸气之本、脑神督络;宗气,走息道以行呼吸,贯心脉以行气血,斡旋全身之气机;卫气可防御卫护、监视自稳,充皮肤、温分肉,肥腠理、司开阖;营气可泌其津液,化以为血和调营周,助血循行渗灌濡养,津血互换。气在经脉中为经气,经气入络为络气,络气入脏腑则为该脏腑之气。《素问·离合真邪论》言:“真气者,经气也”。脏腑之气指的是五脏六腑之气。而气络承载了诸气。

  气在经中运行是一个线性流注状态,但是进入络后运行方式和功能都发生了变化。气的功能实现形式是气络。气络的运行形式有熏、充、泽、散、煦。气络的运行特点为昼行阳络、夜行阴络,与天地、四时相呼应,气疾血缓、偕血而行,末端连通、多维传导。气络的功能是络属调节、温煦充养、防御卫护、信息传导、自稳调控。

  气络学说的核心理论——承制调平

  承制调平概念

  “承”是对生命运动自稳态内在调节机制的高度概括;“制”是指病理状态时机体自我代偿性调节能力;“调”,调者和也,是中医治疗学的最高境界;“平”是中医治疗学的效应目标及效应规律。承制调平是中医学基于阴阳五行学说对生命运动自稳平衡机制、病理损伤状态下的代偿性调节与疾病治疗及其治疗效应的高度概括,在哲学层面体现了中医的生命观、疾病观、治疗观、预后观。

  气络学说突出“调”的干预策略。调是中医治疗学的最高境界,反映了中医儒家思想的“和为贵”。通过“调”减少病理损伤因素、提高机体的保护机制。“调”不同于对抗与替代治疗,而是可以通过调整机体营卫、气血、阴阳、气机、气化、虚实等,从而达到内外环境和谐平衡的治疗思路。

  “平”是指复方中药干预人体的“系统效应”,通过疾病状态下“制”或者“调”的干预,提高机体的自适应、自调节、自修复、自稳态的能力,以重建自稳平衡。

  “孙络—玄府”是气化运动的功能单位

  气的研究重点是气机和气化。生命运动的本质特征是气机升降出入。清代周学海《读医随笔》曰:“人身肌肉筋骨各有横直腠理,为气所出入升降之道。升降者,里气与里气相回旋之道也;出入者,里气与外气相交接之道也。里气者,身气也;外气者,空气也。”当升降出入平衡的时候,阴阳匀平,动静相召,升降相因,生克制化,四时相应。伴随着升降出入,产生了形气转化的气化运动。气化是在气的交会生化过程中产生的,是人体生命运动的本质特征。孙络既是气血的通路,又是气化的处所。在脉络的末端,通过气机升降出入,产生了气血津液精的相互转化,这属于西医理论中物质交换能量代谢和信息传递的过程。

  “孙络—玄府”是气化运动的功能单位,是《气络论》提出的新概念。刘河间在《素问玄机原病式》讲:“玄府者,无物不有,人之脏腑、皮毛、肌肉、筋膜、骨髓、爪牙,至于世之万物,尽皆有之,乃气出入升降之道路门户也。”玄府是比孙络更微小的气化运动的功能结构载体,在保持孙络气血与脏腑组织细胞的物质能量交换和信息传递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孙络—微血管”玄府隙窍或细胞膜通道开闭的调控机制目前是生命科学研究的前沿课题。

  气络与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相关性

  人一生气、着急,血糖会升高,免疫功能会变化,这是系统生物学中的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NEI)网络的概念。NEI网络是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各司其职,又相互调节,共同形成相互制约、相互依存的动态平衡的稳态调控网络,维持人体内外环境的协调与稳定。系统生物学的观点认为人体就是一个在分子水平上受NEI网络调控的个体。这与中医气络的观点非常类似。

  从整体系统的生命观、生命运动的稳态机制、生命运动的功能状态研究、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变的任何角度分析,中医的气络和西医的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的系统生物学的观点都有非常密切的相关性。

  气络病变临床表现与辨证

  气络病变临床表现:神昏、瘛疭、痴呆、瘫痪、面瘫、麻木、萎废、消渴水肿、 痹证、 癥积、 疼痛 、抑郁 、烦躁 、失眠 、早衰、气短声低 、神疲乏力 头晕目眩 、耳鸣耳聋 、肌肉瞤动。

  气络病变辨证方法为:外感内伤、辨元宗营卫、辨脏腑络气、辨气机逆顺、辨气化所因、辨寒热虚实、辨形气精神、辨皮肉筋脉骨、辨络形络色、辨理化检查。

  气络病变病因病机

  气络病变致病因素包括自然环境异常(外感六淫、疠气传染、环境污染)、社会心理应激(七情过极、识神过用、元神失养、脏腑失调)、生活起居异常(饮食失宜、起居无常、劳逸失度)、代谢产物蓄积(痰浊阻气、瘀血阻络、毒损气络)、金刃虫兽导致外伤损络。

  气络病变病理机制

  ①络气郁滞、气机逆乱;②络气虚滞、虚而下陷;③精不化气、神机失用;④气化无权、代谢失常;⑤防护失司、络息成积;⑥毒邪滞络、毒分内外;⑦气失开阖、络脉绌急;⑧络虚不荣;⑨气络损伤。

  气络病变临床证候类型及治疗

  气络病变临床证候类型:①络气郁滞、气机逆乱;②络气虚滞、虚而下陷;③精不化气、神机失用;④气化无权、代谢失常;⑤防护失司、络息成积;⑥毒邪滞络、毒分内外;⑦气失开阖、络脉绌急;⑧络虚不荣;⑨气络损伤。

  气络病变治疗十法:通、补、升、降、固、开、温、清、化、和。

  络气郁滞是指络气输布运行障碍,气机升降出入失常,可用通法治疗。络气郁闭是指络气郁闭于内不能外达的病机状态,可用开法治疗。络气上逆,是络气升降运动失常,当降不降,逆而上行的病理状态,络气上逆用降法。络气虚滞,是气虚引起的气化及气的升降出入失常、气机紊乱的病理状态,可用补法进行治疗。络气虚陷,是指以络气虚弱无力升举为主要特征的一种病理状态,可用升法进行治疗。络气虚脱是指络气虚衰失于固摄而致脱失的病理状态,可用固法。气化不足可用补法进行治疗,补精养神,补精生血,补气生血。气化异常可生痰浊、瘀血、水湿,可用化法治疗,治法分别为化痰通络、化瘀通络、化湿利水。络息成积、防护失司,防护异常、防护不及、防护过度可致五脏之积、癌瘤癥积、痹阻成积,可用化法来消积通络、散结通络、宣痹通络。毒邪滞络,内毒外毒可致毒邪损络、毒邪滞络,可用清法来祛邪解毒、解毒通络来治疗。

  气络与神经—内分泌—免疫相关性

  气络与脑神督络—脏腑络气—皮肉筋脉骨系统

  唐代王冰注《素问·刺禁论》曰:“脑为髓之海,真气之所聚。”清代冯兆张在《锦囊秘录》曰:“脑为元神之腑……调节脏腑阴阳、四肢百骸之用。”中医学把神分为了两类,一类是元神。元神是与生俱来的维持生命运动的调控机制,如呼吸、血液循环、胃肠蠕动、体温、睡眠等,属于意识支配不了的范畴。意识能够支配的情感、思维、运动,则被称为识神。识神基于中医的五脏学说,属于心的功能。心主神明,主的就是识神。心主神明中,将情志归于五脏,才出现了五志、七情。

  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说:“人之元神在脑,识神在心,心脑息息相通。”中医学在发展过程当中没赋予“脑”应有的学术地位,在五脏辨证当中没有脑。脑连接督脉,督脉的分支是督络。明代《人镜经》曰:“其脊中生髓,上至于脑,下至尾骶,其两旁附肋骨,每节两向皆有细络一道,内连腹中,与心肺系,五脏通。”督络是从脊髓分出来的这些细络,连在体内五脏上。清代刘思敬《彻剩八编内镜》曰:“从膂髓出筋十三偶,各有细络旁分,无肤不及。其以皮肤接处,稍变似肤,始缘以引气入肤,充满周身,无弗达矣。”这些细络遍布全身上下,它们的作用,就是引气入肤、充满周身、调节四肢百骸、皮肉筋脉骨、调节脏腑阴阳等。这与西医学里的内脏神经、周围神经十分相似。所以我们提出气络与脑神督络—脏腑络气—皮肉筋脉骨系统疾病,是通过督络与脑形成了体内的阴络和体外的阳络之间的表里关系。脑髓督络是气机升降之通路,脑为元神之腑,气机升降之巅,脑神为生命运动的调节中枢。所以脑的疾病,脊髓的疾病,外周神经的疾病,包括一些内脏的疾病,在这个系统中可以找到治疗途径和方法。

  常见的气络与脑髓督络—脏腑络气—皮肉筋脉系统疾病有很多,如脑病变:帕金森氏病、阿尔兹海默病、脑炎、脑瘫、癫痫;运动神经元疾病:脊髓空洞症、重症肌无力、吉兰—巴雷综合征、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识神病变:抑郁、焦虑症、睡眠功能障碍等。中医认为脑的病变本源在精,精生髓,脑为髓海,精化气,气化神,从中寻找治疗脑髓督络—脏腑络气—皮肉筋脉系统疾病的方法。西医则是通过研究神经元之间的关系来寻找治疗此系统疾病的方法。

  气络学说指导神经肌肉类疾病防治,提出“奇经亏虚、真元颓废、络气虚滞”的病机新观点和“奇经论治、五脏分证、三焦分治”的辨证论治方法,用来诊治运动神经元疾病、重症肌无力、肌营养不良症。

  气络与形气转化—气血津液精—内分泌代谢系统

  内分泌激素可调节人体营养代谢,通过调节蛋白质、糖、脂肪及水盐代谢,维持机体代谢平衡,为生命活动提供物质和能量。常见的气络与形气转化—气血津液精—内分泌代谢系统疾病有代谢综合征、糖尿病、甲状腺功能异常。

  气络与形气转化,气血津液精的相互转化,本质上属于西医学内分泌代谢范畴。空气、水谷进入体内被消化吸收,代谢后废物排出体外,这个过程对应西医学的物质能量的代谢。气络学说可以指导从“脾”论治消渴(2型糖尿病)研究。

  传统消渴按病证分为三消:渴而多饮——上消(肺);消谷善饥——中消(胃);饮一溲二——下消(肾)。张锡纯在《医学衷中参西录》曰:“消渴一证,古有上中下之分,谓其证皆起于中焦而极于上下。”这里讲的是和脾以及其他脏腑的关系。“起于中焦,及于上下”揭示了消渴病人的病位、病程、病势。

  关于中医理论中脾本质的现代研究,有人认为脾包括了西医解剖学的胰腺和脾两个脏器。胰腺应当是脾主运化水谷精微的组织基础之一,故“起于中焦”和脾、胰腺均有关。胰腺有胰腺微循环,属于孙络。胰腺自身病变有可能是微循环的问题,胰腺当中的胰岛,它占胰腺实质的1%,但是血流量占得很高,10%以上。胰岛微循环,维持着胰岛组织自身营养代谢。当胰岛微循环破坏的时候,就出现大量的β细胞的凋亡,胰岛素的分泌下降。但是在这个时候,α细胞大量增殖,升血糖激素开始升高,这就造成了胰高血糖素升高,胰岛素下降。治疗需要改善胰岛微循环,改善胰岛微循环以后β细胞凋亡减少,胰岛素分泌增加,胰高血糖素下降,生长抑素、多肽等表达下降,最后达到了“调”的目的,改善了糖脂代谢。由此我们提出“通脾络、运脾津”的方法治疗二型糖尿病。在“运脾津”的过程中改善气化功能,益脾气、畅脾气、泻脾热、温脾阳、养脾阴、通脾络、升脾气。这是早期消渴病“起于中焦”的治疗。

  消渴病后期“及于上下”,病位有眼周围神经、肾脏、足等。糖尿病性大血管病变并发症有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足,同时还有神经微血管损伤及于全身。运用络病理论治疗此类糖尿病并发症疗效确切。

  气络与防御卫护—免疫调节—自稳监视功能系统

  《素问·刺法论》中提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素问·评热病论》:“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常见气络与防御卫护—免疫调节—自稳监视功能系统疾病有免疫防御(流行性感冒、肺炎等)、免疫自稳 (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硬皮病、干燥综合征等)、免疫监视(肿瘤)。

  络病理论指导探讨肿瘤病机为络息成积。社会、心理、环境、生物、遗传等因素的影响均可导致气络-NEI网络稳态机制破坏,由于代谢失常,痰瘀阻滞、脉络滋生,息而成积导致痰瘀阻络、脉络滋生,又因环境污染,毒由外生、脏腑失调,内毒蓄积,而有毒源内外、热毒滞络,最终导致络息成积,即肿瘤。肿瘤治疗原则遵循《素问·至真要大论》提出的“坚者削之,留者攻之,结者散之,客者除之”。治法:健脾补肾、散结通络、解毒抗癌。散结通络药选莪术、三棱、鳖甲、山慈菇、夏枯草、橘核、穿山甲、昆布、壁虎、蜈蚣等。

  络病学是基于传统中医络病临床辨证、论治方法的研究,并分出了气络和脉络两个分支。络病学的学科是初创的,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完成。我提出三点对中医络病学科发展的期望:第一、发展完善络病研究三大理论体系,推动中医自身学术理论发展;第二、“形而上”+“形而下”促进中医整体思维与微观分析相结合;第三、络病研究与转化医学相结合,提高临床疗效,促进新药研发。我希望络病研究的学术理论可以与临床不同疾病诊疗相结合,从而促进其在更广泛的领域发挥它的价值。(本报记者张亦舒根据“《气络论》及络病教学研讨会”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发言整理)

(注:来源于中国中医药报 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2019-08-24 11:37
浏览量:362